专利与标准提案交相辉映 开启5G制高点争夺战

图片 2

等线来恒大研究院任泽平的分析报道:信息技术(ICT,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与重要引擎。2017年全球ICT产业总体规模突破52000亿美元,其中ICT服务业达到34500亿美元,ICT制造业突破18000亿美元。作为通用性技术,信息技术对整体经济增长具有明显的辐射作用。从科技发展史来看,20世纪人类进入了信息与互联网时代,而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21世纪人类将步入智能时代。智能社会由三个战略核心组成:一、芯片/半导体,即信息智能社会的心脏,负责信息的计算处理;二、软件/操作系统,即信息智能社会的大脑,负责信息的规划决策、资源的调度;三、通信,即信息智能社会的神经纤维和神经末梢,负责信息的传输与接收。  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需要了解并充分认识我国ICT产业发展所处阶段和特征,紧紧抓住时代发展机遇,加大我国ICT产业发展的人力、物力和资金的投入,这样方能在中美贸易战中取得主动权。  中国“芯”发展势在必行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与集成电路消费市场,但是90%依赖进口,自给比例仅10%左右,每年的进口金额超过2000亿美元。中国在集成电路领域的资本与研发投入方面都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细分领域来看,中国在半导体关键设备与材料方面最为欠缺;在IC设计领域华为海思、紫光展讯等近年来进步较大,但差距仍大;在制造领域,台积电实力强大,中芯国际与国际最先进制程差了两代工艺水平。我国在芯片领域的贸易逆差巨大且长期处在卡脖子的境地。虽然,当下中国大力扶持集成电路产业,但是,与国内每年在集成电路产业庞大的市场需求还不相符合。即便是发展最快、自给率最高的通信芯片领域,依然处在严重依赖进口的境况。  据悉,根据IC
insights数据,我国IC的自给率却极低,2016年我国集成电路自给率仅为10%,预计2015到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产值CAGR为28.5%,从而在2020年达到15%的自给率水平。甚至从目前来看,在存储芯片、服务器、个人电脑、可编程逻辑设备等核心领域,国产芯片自给率几乎为零。由此可知,我国在芯片领域并没有话语权,甚至一直在芯片供应和价格上长期受制于人,因此推动集成电路发展已经上升至国家重中之重,芯片国产化率亟待提高,呼唤中国“芯”势在必行。  软件与互联网服务行业“既不大也不强”  中国在软件领域相当薄弱,尤其在系统软件和支撑软件领域,在互联网服务领域BAT尚能与亚马逊、谷歌、Facebook一较高下,但在研发投入方面远不及美国同行。在云计算领域,阿里云发展很快,但体量仅为亚马逊AWS的1/10。根据普华永道思略特发布的“2017全球创新企业1000强榜单”,其中软件与互联网服务公司按照研发投入排名的创新十强榜单中,中国凭借BAT占据第7、第8及第10名,前五名清一色为美国企业——亚马逊、谷歌、微软、甲骨文、Facebook。美国前三强软件与互联网服务公司亚马逊、谷歌、微软的研发支出均超过百亿美元,相比BAT中最高的阿里巴巴也仅达到25亿美元。  如果不包含互联网服务公司,在软件领域创新十强榜单中除了德国的SAP外其余均为美国公司,中国公司无一上榜。软件领域中国创新排名最靠前的是金山软件,2017年研发投入达2.6亿美元,而第一名的微软达到119.9亿美元。  中国通信行业成绩斐然  通信是信息社会的“神经网络”。当前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巨头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中国占据其二。华为2018年销售额1052亿美元,研发投入148亿美元,大幅超越传统通信设备巨头爱立信与诺基亚。与美国无线通信巨头高通相比,华为的收入与研发投入体量同样领先。在过去十年内,华为在研发领域累计投入近4800亿人民币,目前拥有8.78万份专利(超过90%是发明专利)。  从代理交换机起家、2004年建立海思半导体进行集成电路的自主研发,华为通过30年的积累成为全球通信设备第一,并在此基础上进入企业级核心路由器与移动终端市场。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DC数据,目前2018第一季度华为的以太网交换机市场份额达到8.1%、企业级路由器市场份额达到25.1%,仅次于思科。  在下一代通信技术(5G)领域,中国已经进入第一方阵。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指出,截至2019年4月中国企业申请的5G通讯系统SEPs(Standards-Essential
Patents,标准关键专利)件数占全球34%,居全球第一,其中华为拥有15%的SEPs,位居企业榜首。  在5G标准制定上,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3GPP定义了5G的三大应用场景——eMBB(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mMTC(大规模物联网业务)、URLLC(无人驾驶和工业自动化等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业务)。在2017年11月美国Reno举行的3GPP
RAN1#87会议中,华为主导的Polar码成为eMBB场景下控制信道编码最终方案,而高通主导的LDPC码成为数字信道编码方案,中美平分秋色。这也是作为通信物理层技术的信道编码标准制定以来第一次由中国公司推动,显示出中国在全球通信领域话语权的提高。  5G芯片方面,2018年2月华为在2018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发布了全球首款3GPP标准的5G商用基带芯片巴龙5G01,可以提供2.3Gbps的传输速度,支持高低频、也支持独立或非独立方式组网。华为也成为首个具备“5G芯片-终端-网络能力”的5G解决方案提供商。在国家5G测试项目中,华为在第二阶段领先爱立信、诺基亚贝尔等厂商率先完成全部测试项目,并且在小区容量、网络时延等性能指标上处于领先。  第94届中国电子展汇聚行业新风向  刚刚结束的中国电子展.成都的展商和观众人数双双呈现突破性增长,无疑给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逆势上扬的态势,也点亮了电子行业转型和升级的信号灯。  中美贸易切磋中,中国力量能否全面崛起,即将召开第94届中国电子展或许能给出你要的答案。展会特设电子元器件、集成电路、测试测量、电子设备与智能制造、汽车电子、物联网、嵌入式等七大主题展区。届时,国内外知名厂商、行业大咖、专家学者将汇聚一堂,共同探讨行业发展新方向。  第94届中国电子展,预计规模将达到50,000平方米,到场观众预计将超过50,000人次。目前,近八成的展位已被预订,展商数量已突破800家。10月30-11月1日,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第94届中国电子展带您解读热门领域新趋势。扫描下方二维码,一起加入中国电子展的大家庭吧!

图片 1

得益于国家政策、技术研发、市场营销等多方面的贡献,我国通信产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技术发展,标准先行,要实现互联互通,统一的通信标准是先决条件,一旦在通行的技术标准下部署具有独占实施权的专利,无异于拥有了行业发展必经之路的“收费站”,因此,专利对于企业甚至通信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 2

文 | 财经无忌,作者 | 月落乌堤

近20年来,从3G国际标准TD-SCDMA的自主知识产权和专利风险论证,到4G的LTE发展再到未来5G标准构建等重要问题上,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都体现了重要影响力。

最近,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1万2千多字采访实录在网络上呈现刷屏之势,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我国通信专利申请步入快车道国内通信产业发展经历了从“落后”到“追赶”,再到“比肩”甚至“引领”的艰苦历程,我国从1985年开始专利受理,直到1997年才接到国内申请人的通信技术专利申请,而这第一次申请通信专利就是TD-SCDMA的标准框架专利——“具有智能天线的时分双工同步码分多址无线通信系统及其通信方法”,比美国高通公司从1989年就开始的3G底层技术CDMA相关专利申请整整落后了8年。

采访过程漫长,任正非以其睿智的言论,谨慎讨论及回复了外界关心的一些问题,同时,在采访中说到一些行业内被夸大的内容,财经无忌根据任老访谈,梳理一下任老对一些夸大现象的总结,并作出一些叙述。

而这种差距从4G时代开始缩小,2004年11月3GPP的魁北克会议上,3GPP决定开始3G系统长期演进(Long
Term
Evolution)的研究项目。随后,从2005年开始,华为、中兴等国内企业与国外企业都开启了4G专利申请之路。到了5G时代,截至2017年1月全球涉及5G新技术的1600余件专利申请中,中国大陆的专利申请数量排名第一,在3GPP相关标准提案数量中,华为、三星、爱立信、高通等企业排名前列。

5G没有那么快到来

截至2017年3月底,全球通信行业相关专利279.1万件,其中由中国原创申请53.2万件,这53.2万件中94%(约50万件)的专利是近10年申请的,2012年以来申请量更是占到总量的64.3%(约34.2万件)。值得一提的是我国通信骨干企业华为公司在2016年的专利申请达到4906件,在全国各行业申请人中排名第一。2016年中国发明专利申请受理量排名前十的企业中有7家是ICT相关企业(其他6家为:乐视、中兴、欧珀通信、京东方、小米、努比亚)。

任正非:

国内厂商加大5G研发投入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指出,改革开放以来,经过30多年努力,我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与此同时,我国长期依靠资源、资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以支撑经济增长和规模扩张的模式已不可持续,而是需要依靠更多、更好的科技创新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ICT行业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引擎,担负着更加重要的责任。

……而且5G实际上被夸大了它的作用,也被更多人夸大了华为公司的成就。因为我们跑得太快了,我们的年青人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一直讲啊讲,就把事情夸大了……5G现在暂时还没有充分发挥出用处,太快了。这次中央台用来在深圳直播春节联欢晚会,也只是个演示性作用,这种演示还不足以变成大规模的商业行为。

在通信专利的竞争中,肯定已取得的成绩之余,我们也要清楚地意识到,中国传统产业的优势在于低成本资源和人力要素的投入,国内一些通信企业实施专利战略起步较晚,相关专利与技术标准存在一定程度的脱节。因此,国内通信企业在已有标准的必要专利上仍具较大发展潜力。

任老在说话中一针见血的说明了两个事情:

如今众多大型企业对专利越来越重视。以5G为例,国内通信运营商、设备制造商、科研机构纷纷加大投入,在5G技术研发、标准制定等领域投入巨资并不断加强企业间合作。如华为明确提出,2018年以前将在5G研究和创新上投入6亿美元,投资金额居全球通信厂商榜首,并且华为在5G组网架构、频谱使用、空口技术、基站实现等领域已获得实质进展;中兴作为5G全球技术和标准研究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担任IMT-2020
IEEE工作组主席等重要角色,在5G研发方面也做了大量投入;大唐电信是国内IMT-2020(5G)推进组中频率工作组、需求工作组、技术工作组的核心力量,负责多个技术专题研究。

5G的作用是被夸大了的,而且华为的成就也被夸大了;5G现阶段还处于演示阶段,这种演示还不能促成大规模商用。5G标准确定简要

但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企业在至关重要的5G高频段通信技术方面基础薄弱,特别是缺少元器件、芯片方面的研发成果,并且国外厂商(如高通等)积极研究的波束成形前扫描定向技术国内还未有企业涉及。而国内企业曾经重点关注和投入的全双工技术,由于接收信号与发送信号时在功率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并且该技术在应用时容易出现自干扰问题,目前而言很难在5G中实际应用。

2018年年中,联想爆出了5G“投票门”事件。

专利与标准提案相配合争5G产业制高点5G是未来通信产业最重要的增长引擎,随着5G商用时间的临近,通信行业对5G追捧热潮愈演愈烈,而且可以预见这种热潮将在未来几年一直持续。“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讨论我国ICT产业界该如何进行5G专利布局之前,可以先了解国外ICT“巨头”企业的做法。

坊间传闻,联想及联想收购的摩托罗拉,把票投给高通,是为了换取高通5G旗舰芯片的首发权,而这次会议,正是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3GPP为了确立5G标准而主导的会议。

2017年3月爱立信公司率先公布了5G专利许可费率,计划将高端手持设备专利许可费设定为每部5美元,而对低端手持设备,许可费也将达到每部2.5美元。此举不禁令人想起2013年诺基亚出售手机部门给微软时,国产手机厂商非常担心诺基亚借此提高专利许可费率。因为某针对国产手机利润率的调查研究显示,当时千元安卓智能机利润仅有几元钱。如今爱立信对5G专利明确开出高价码,未来该费率一旦实施,对于国产手机来说压力较大。

我们无法猜测联想及子公司摩托罗拉移动的投票目的,也无从衡量联想及子公司摩托罗拉移动的投票对5G标准制定的影响,但是,该次投票无疑给公众结结实实的上了一课,5G是要来了。

爱立信高价码专利许可费信心何来?我们从爱立信“未雨绸缪”的专利布局策略上,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爱立信的5G发展战略侧重于对4G标准的演进,希望将其目前占优势的4G技术部分延伸到5G。

2018年5月21日至25日,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3GPP工作组在韩国釜山召开了5G第一阶段标准制定的最后一场会议,会议确定了3GPPR15标准的全部内容。

作为有140年发展历史的老牌通信企业,在通信标准与专利结合方面,爱立信具有丰富的经验。例如对于信道信息状态CSI反馈技术,爱立信在2016年5月召开的3GPP
TSG RAN WG1会议上提交了R1-164955提案,内容是基于SRS(Sounding Reference
Signals)互易性的信道获取。爱立信配合该项标准提案针对性地部署了PCT专利——WO2011132100A1和WO2013119166A1。其他针对涉及参考信号导频设计的提案R1-167467、R1-167468、R1-167469部署PCT专利WO2013046063A1、WO2012153204A1;针对涉及波束赋形的提案R1-164957、R1-167466部署PCT专利WO2016064318A1。

2018年6月14日,3GPP正式批准第五代移动通信独立组网标准冻结,这意味着5G完成了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这些标准提案是在2016年提交的,但爱立信早在2011年就已经开始进行了相关专利布局。

本次确定的R15标准是第一阶段全功能版本,包括非独立组网和独立组网两种,非独立组网标准已于2017年12月完成,2018年3月冻结,而此次独立组网标准的冻结标志着5G第一版商用标准R15整体完成。第二阶段启动R16为5G标准,预计2019年12月完成,该阶段将完成满足ITU全部要求的完整的5G标准。

同样,在5G技术专利方面,美国高通公司也备受关注。不难发现,在5G多个关键技术上,高通均有研发投入。例如新型多载波技术领域中,高通提出了WOLA(即加窗的OFDM技术),也是其在3GPP会议中主推的多载波技术;在5G重要应用的物联网低延时技术方面,高通主推基于自身传统技术CDMA的RSMA多址技术。

目前3GPP正在讨论R16标准的内容,R16可以看作5G最终版本标准,等到它完成并冻结之后,5G才将实现全面商用,预计时间是2020年3月,那个时候形成的5G标准才是完整的5G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高通在大规模天线技术领域的信道状态信息及其反馈、高频段通信的波束追踪和波束切换技术方面特别重视专利和标准提案协同配合。例如涉及周期性和半静态CSI的标准提案R1-168054、R1-168186,部署PCT专利申请WO2015176266A1“基站的无线通信实现方法”,通过为用户设备配置不同MIMO参数,用于周期性和非周期性的CSI反馈,形成潜在的标准必要专利。

5G标准的较量在于信道编码之争,此前有Turbo码、LDPC码和Polar码三种编码方案纳入讨论。

由上述列举的例子可以看出,通过专利和标准提案相配合以争取5G产业制高点的“战役”已打响,并且非常复杂。

其中以高通为代表的美国企业主推LDPC码被采纳为5G
eMBB场景的数据信道的数据信道编码。

针对目前5G技术研发、标准提案情况,笔者对国内产业界的专利布局有如下建议。

随后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主推Polar码被采纳为5G
eMBB场景的控制信道编码方案,投票通过后,国内甚至有媒体“惊呼”:“华为拿下了5G!”

  • 一是关注高频通信的技术突破和专利申请。国内在高频通信技术方面相对薄弱,虽然高频多天线的波束成形问题已经解决,但波束成形前的扫描定向技术是产业前沿尚未解决的问题,如果国内企业能够有所突破,对中国5G产业发展有重大意义。
  • 二是关注5G节能技术的研发和专利申请。在未来“5G密集组网能耗大幅度提高”的背景下,通过改善网络架构,通过使网络休眠与及时激活灵活转换模式以节能非常重要,爱立信等公司对此非常关注,国内产业界也应充分认识到节能技术的重要性,并提出完善解决方案。
  • 三是充分重视保障5G物联网应用低时延技术的研发和专利申请。该领域高通基于传统优势的CDMA技术提出RSAM技术,并部署了相关专利,国内产业界对此也要加以重视。
  • 四是技术发展要形成产业合力。华为的极化Polar码成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短码方案离不开中国产业界的通力协作。这也为5G后续发展提供了很好的经验,需要继续发扬,在其他技术方案(如多址技术)中也形成“中国合力”。

这是极其不专业且不负责任的。

【编辑推荐】

首先Polar码不是华为提出的,而LDPC码也不是高通最先提出的。

LDPC码是由MIT的教授 Robert
Gallager在1962年提出,这是最早提出的逼近香农极限的信道编码,直到1996年才引起通信领域的关注,以美国高通为代表的企业,在LDPC编码上研究较多,专利分布极广,从而有一定的主导地位。

而Polar码是由土耳其比尔肯大学教授E.
Arikan在2007年提出,2009年开始引起通信领域的关注,华为也是自2008年3G落地后,才腾出手来研究和开发Polar码,也就是说华为只是在Polar码研究上处在领先地位,拥有较多专利。

简而言之,争夺标准的各方,都只是在自己所支持的编码上有一定的研究基础、专利布局及产品布局,获得5G标准之后,会更有利于后期5G的布局。

当然,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在Polar码成为5G控制信道编码之后,确实是件利好,主要体现在一是在Polar码上的研发投入有了一定回报;二是通信网络标准不再由西方国家说了算,中国终于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其次,华为主推的Polar码成为5G标准的eMBB场景也只不过是5G应用的其中一个场景而已,并不是完整的5G标准。

3GPP定义的5G三大场景包括:eMBB、mMTC和URLLC。

eMBB
对应的是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mMTC对应的是大规模物联网业务,而URLLC对应的是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在5G
eMBB场景上,Polar成为信令信道编码方案,LDPC成为数据信道编码方案,大家平分秋色,严格来讲没有谁是主导的说法。

所以,关于5G为何采纳Polar码,技术分析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这一场标准之争,在我们看来,早已超越了技术的边界,而是综合实力和话语权的较量。

Polar码最终能够胜出,只能说明中国通信的崛起,国际地位明显提升,早已今非昔比。

5G全球主要参与公司

说完标准,来说说应用。5G的春风确实是来了,可是还没那么暖和。

因为贸易争端及市场禁入的问题,整个舆论都在鼓吹5G的发展势头,中国在5G标准中的重要性,中国在5G研发中的地位,中国在5G应用中的地位。可是事实是这样的么?

先看国外报道。

2018年11月21日上于伦敦举行的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英国电信高级管理者及首席架构师
Neil
McRae称:“现在只有一家真正的5G供应商,那就是华为。其他供应商需要努力赶上华为。”也就是说,在英国电信看来,现阶段符合5G标准的测试、应用及实施组网,真正的厂家只有华为一个,其实不然,可以随便数数:

爱立信,总部位于瑞典,在美股上市的公司,全球第一的电信设备供应商。2018年1月16日,IMT-2020推进组召开了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规范发布会。爱立信中国研究院CTO彭俊江发表了《爱立信5G技术试验三阶段工作计划》的主体演讲,将爱立信的5G测试时间表公之于众。

作为第一批加入IMT-2020(5G)工作组的国际厂商,爱立信在过去两年已经结束了第一、第二阶段测试,并于2018年9月5日,在工信部信通院实验室和怀柔外场,完成了5G非独立组网NSA架构下的外场端到端测试。——注意这是官方的报道,是中国工信部信通院参与并组织的。

在爱立信第三季度财报中还披露,爱立信携手Qualcomm将28
GHz加入5G商用频段,携手Qualcomm在39
GHz频段完成符合3GPP标准的5G数据呼叫,携手英特尔在39GHz频段实现多厂商数据呼叫。诸多里程碑事件,意味着5G的3.5GHz、28GHz和39
GHz 等主要频段现已就绪,可助力5G先行者率先推出产品及服务。

1月15日,瑞典希斯塔实验室,爱立信和高通完成了在2.6GHz频段实现了非独立5G
NR数据通话——意义在于,爱立信得到了芯片厂商的最直接的支持。

最直接的市场方面,爱立信已获得至少超过7个5G商用合同,你还觉得爱立信廉颇老矣了么?少年,你太天真了。

再来看看诺基亚。不要再怀念那个生产手机的诺基亚了,在诺基亚兼并了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网络之后,诺基亚已经是全球第三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了。仅仅在2018年,诺基亚美股上市公司的市值,已经飙升了30%。——资本是市场最敏感的因素,投资者之所以看好诺基亚,实质上就是:5G。而且诺基亚的母国芬兰,已经在2017年10月将5G频段牌照拍卖出去,可以说有得天独厚的5G应用基础。

2018年12月3日,芬兰奥卢的Nokia 5G卓越中心,诺基亚与高通合作,双方以Nokia
AirScale商用基地台,与搭载Snapdragon X50
5G的数据机与天线模组,在5G的网路架构5G NR上,成功完成OTA数据通话测试。

诺基亚错过了智能手机,可不愿意错过5G,在坐拥数家兼并公司资产及知识产权的前提下,发力5G并不是什么难事,何况,公开数据可以查询到的是,诺基亚已经至少签署了5份5G商用合同。

再看看新贵三星,三星是电信设备供应商中起步比较晚的,直到2007年才进入该市场,通过在3G、4G的投入,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三星已成为全球第五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市场份额为4.2%。

三星在电信设备供应商当中,是有得天独厚优势的,首先,韩国是全球网络覆盖最全、网速最快的国家。其次,三星从进入这个领域,一直是韩国三大运营商SK
Telecom、KT、LG
Uplus的核心供应商。另外,三星还是美股上市公司,为什么一直强调美股上市公司,因为利益。在美股上市,意味着接受美国证券交易部门的监督,接受美国相关法律法规的监督,接受美国股东的监督等等,并且还要进行分红,利润,大部分是留在美国了的。

2018年5月,三星推出业界首个全面符合3GPP Release 15
5G新空口最新标准的5G基带——Exynos Modem
5100,此时的华为巴龙、高通X50的5G版本还在研发中。

随后,三星联合韩国几大运营商,开展了大规模5G测试。

在工信部信通院组织的5G测试参与的厂家及完成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即便华为完成了所有测试项目,但是其他几家的完成度也不是太落后,三星因为某些原因,才开始测试。

所以说,华为暂时领先不假,但是在所有企业都还在大规模测试的情况下,商用至少要到2019年年底到2020年年中才有可能,现在吹5G,实质上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底层基础研究都还没完成,上层的应用怎么可能达到要求呢?

此次访谈的半年前,任老也表达过同样的意见:

“科学技术的超前研究不代表社会需求已经产生。如果社会需求没有发展到我们想象的程度,投入的意义就没有那么大。我不认为现在5G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5G可能被炒作过热,因为需求没有完全产生。如果说无人驾驶需要5G,现在能有几台汽车实现了无人驾驶?

轮船、飞机如果已经实现了无人驾驶,但是飞行员不上飞机,乘客敢上飞机吗?社会如果需要更高的带宽,4G就能做到,日本和韩国不就做得很好吗?现在的设备没有发挥出很好的作用来,如果期望用技术来代替,不现实,系统工程不是有一个”喇叭口”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是我的个人意见,业务部门倒是希望5G更快商用,这样他们可以多卖一些产品。”

结论:所有5G需求,都是资本裹挟的“伪需求”。

人工智能,是人工还是智能?

采访原文:

任正非:人工智能有可能是泡沫。……为什么人工智能会出现泡沫化?就是同一个东西,这个世界实际上只需要一家公司,比如说办公系统,谁还能取代微软?真正的机器人出来后,90%的机器人公司就困难了。

人工智能的定义,争议比较大,本文引用美国两位著名教授的说法,来解释一下。

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尼尔逊教授认为:“人工智能是关于知识的学科――怎样表示知识以及怎样获得知识并使用知识的科学。”麻省理工学院温斯顿教授认为:“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智能工作。”

人工智能的发展大体经历了几个阶段:

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召开,与会人员摩尔、麦卡锡、明斯基、赛弗里奇、所罗门诺夫及香农,会议上正式将“人工智能”作为议题提出;这些人,是现代计算机技术的奠基人。摩尔自不用说,“摩尔定律”至今还影响着计算机芯片的发展;麦卡锡与克门尼一起琢磨出了分时系统,而克门尼是图灵的师弟,他1948年刚到普林斯顿读研究生时就认识了冯·诺伊曼;明斯基的博士论文做的是神经网络,这篇论文奠定了人工智能神经系统的基础;塞弗里奇是模式识别的奠基人,他也是写了第一个可工作的AI程序的程序员;香农提出的香农极限,至今影响着通信技术的发展。

20世纪80年代,随着制造业的发展,人工智能开始走进工厂,但还被人们视为能力低下的机器。

1997年深蓝计算机战胜了人类棋王卡斯帕罗夫,人们对人工智能热情再一次被点燃,深蓝的胜利被认为是机器学习及模拟人类思维的标志性事件。

2016年Alpha
Go的出现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人工智能这个巨人正在被慢慢的唤醒,而这之前,谷歌已经成立了专门的AI研究部门,被认为是人工智能新时代的领导者,同时日韩及欧洲,都开始大规模的投入到人工智能的研究中去。

回到中国,谈及人工智能,首当其冲的是科大讯飞。

然而,无论真假,2018年9月20日上海国际会议中心,2018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高端装备技术与产业分会现场,科大讯飞提供的“智能翻译”并非采用AI翻译,而是机器识别同传说出的译文后,再将译文投放到屏幕和直播中,直播中播出语音合成的人声,而爆料者,正是该次会议的两名同声传译工作人员之一。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科大讯飞的会议之前并未告知他和搭档会场有语音识别的字幕,也没有告诉他们直播的同传是机器朗读二人翻译文稿,没有征得二人同意就冒名使用了他们的翻译成果,有侵犯知识产权的嫌疑,这给外界造成一种“所有的成果都是AI翻译”的错觉,而忽略了同传译员们的背后付出。

实际上,这种做法可以理解成机器只是发挥了一种作为速记和录入的功能。

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也许让人们第一次感受到,原来人工智能就是这么包装出来的,加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不同场合曾表示,人机协同、人工智能+行业,才是未来人工智能最有希望做成的。

该次会议,科大讯飞全程没有用到AI翻译,但是知领直播却介绍说:“引入科大讯飞智能语音技术,实现了国际高端会议的中英文频道切换、智能翻译和自动语音播报,带给你不一样的试听体验!”这就难免让人有所怀疑了。

大范围的人工智能本文姑且不展开讨论,就只说AI同传发生的一些其他事件。

2018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有4场分论坛应用了腾讯AI同传,结果,腾讯AI同传现了单词乱码、连续出现同一个单词的卡机状况。

搜狗AI同传,在大会上也时常出现各种错误,但是搜狗还算诚实,即便声称其机器翻译准确率达90%,没有说准确率达到100%;

搜狗之外,百度也成立了人工智能部门,在陆奇主导的百度转型中,提出“All in
AI”,在2018年10月19日的百度大脑行业创新论坛上,百度AI技术生态部总经理喻友平指出:目前机器同传离人类专家的水平仍然有较大差距。尤其是在重要会议如外交、商务等场合,必须依靠人类同传高质量、专业的翻译完成。

而国外巨头谷歌、微软及IBM等巨头,均与各大芯片厂家合作,开发AI芯片来支撑AI,最先使用到智能手机中的AI机器人更多:微软小冰、百度小爱、华为YOYO等等。

但是,整体看来,人工智能现阶段还处于弱智能阶段,国内各种企业更多的是为了热点而引导舆论做营销,真正研究人工智能,估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撑不到那天,则真的有可能是一场泡沫。

总结

无论是5G或者是人工智能,其研究的基础是芯片,无论是AI芯片,还是中央处理器,还是逻辑芯片,其实核心技术都在国外,国内的人工智能研究,还处在很低很低的水平,至少是没有芯片做支撑的,就算是寒武纪、阿里达摩院、华为海思等声称研发出来的AI芯片大规模生产并投入使用了,也是一样。

在没有底层的基础研究作为导向的创新,实际上都是伪创新,建立在伪创新之上的需求,都是伪需求。在资本的力量大于研发的力量之后,所有的企业活动都会被资本裹挟,而失去发展方向。

5G,人工智能,是应该浇浇冷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